The Order of Things

關於部落格
時間不曾被人擁有,僅能被人使用
  • 134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語內翻譯與網路次文化--以台灣最大的 BBS站「批踢踢」為例 (上)

語內翻譯與網路次文化--以台灣最大的 BBS站「批踢踢」為例 (上) http://blog.roodo.com/s3300750/archives/16107505.html Lance Huang Professor Chang, Shang-Kuan 翻譯理論 1st June 2011 語內翻譯與網路次文化--以台灣最大的 BBS站「批踢踢」為例 談到「翻譯」這個概念時,大家對其理解的第一步,常常是關於「兩種不同語言的轉換」,而此種轉換,也許是意符的轉換(也就是書寫的翻譯),又或者是聲符的轉換(也就是口譯);學者Susan Bassnett在其著作Translation Studies中所介紹的Roman Jakobson,有對於翻譯作三種類型的分別與定義,而其中之一的語際翻譯(Interlingual Translation)就是針對不同語言之間的翻譯,其英文原文定義為:"an interpretation of verbal signs by means of some other language"(22)。 然而,Jakobson其他兩種翻譯類型,卻常常被忽略掉;而其中的一種,就是我想要談的語內翻譯(Intralingual Translation)。根據Jakobson的定義,語內翻譯特別指出同種語言內部的翻譯:"an interpretation of verbal signs by means of other signs in the same language"(22)。 我認為語內翻譯就某種層面上,更像是一種「詮釋過程」。就讀者或聽者的角度來看,他們碰到關於語內翻譯的問題,並非因為對於某種語言的不了解,導致理解上的障礙;而是因為對於某些特定事物的相關知識、歷史的不了解,所以需要語內翻譯者的進一步說明。我認為此一說明的動作,亦帶有文化交流的功能,並且給予了「次文化」成長的能量,以及和常態文化(Normalcy)溝通的管道(Channel)。而在這裡,我想要以台灣最大的BBS站台批踢踢的網路文化,當作次文化的例子,並且試圖描述透過語內翻譯,批踢踢上的次文化如何和台灣的常態文化互動、溝通。 一、 次文化與批踢踢 在Richard Kahn和Douglas Kellner的論文Internet Subcultures and Oppositional Politics中,提及了網路如何形塑文化,以及網路媒介的積極性:"the new subcultures that are arising around the evolving Internet and wireless technologies appear as wholly mediated and committed to the medium of network communication that they correctly recognize as their foundation, while reach to help shape the broader culture and polity of which they are a part."(1)。並且,他們提及了其中一種的網路媒介--電子佈告欄系統(BBS, Bulletin Board System)。 根據他們的介紹,BBS是1980年代晚期一種主要的網路次文化,使用者大多數為比較專業資深的網路使用者,而且多半為受過教育的年輕人。另外,BBS使用者之間的交流方式,符合了經濟學上的「禮物經濟(Gift Economy)」,換句話說,在BBS上分享訊息的人(Gift Giver),並沒有明確預期禮物債務人(Debtor)以及回饋內容;因此在BBS上分享訊息的目的以獲得最多的禮物債務人為目標。除此之外,BBS的使用者也會透過分享資訊的效益程度,來提高自己在BBS站上的名聲與可信度。 台灣最大的BBS站台「批踢踢」誕生的時間是在1995年,由台大資工系的學生杜奕瑾創立,後來也是由學生社團「台大電子佈告欄系統研究社」來管理,因為配備資金是自己募得,管理方也非官方,所以保證了經營的自由度。但是由於使用的台大網路屬於台灣學術網路,因此仍然需要遵守台灣學術網路使用規定。 那麼,批踢踢能夠算是一種次文化嗎?在學者Dick Hebdige的論文The Function of Subculture中提到Phil Cohen對於次文化的定義為"subculture as a ‘compromise solution between two contradictory needs: the need to create and express autonomy and difference from parents...and the need to maintain the parental identification'(Cohen 1980)"(3)。根據Cohen對於次文化的解釋,看似次文化對於他來說,是一種年輕人為了表現出和上一代的不同,並且試圖解決「代與代之間相異之處(Generation Gap)」的方式。 Hebdige自己則對於次文化並沒有明確的寫出定義,也許是認為不管怎樣定義都會不精準,所以他採用了一種迂迴的方式--講解「文化(Culture)」一詞的演變,並且再提出次文化的例子(比如說龐克文化),間接的闡釋什麼是次文化。就我看來,不管Hebdige再怎麼避免直接定義次文化,他也如同Cohen一樣,在某種程度上認為次文化的內涵,蘊藏著一種對立的情緒,並且藉由和他者對立來表現自己的與眾不同的個性。 依照以上對於次文化的定義,可以從此角度來檢視批踢踢本身的次文化特質。首先要檢視的是使用者是誰,以及這些使用者屬於什麼族群:因為批踢踢本身是BBS,要執行此類型網頁,必須使用特定軟體比如說KKMAN或者是PCMAN,一般大眾使用的微軟IE、FIREFOX、CHROME都沒有瀏覽BBS的功能,如此一來就侷限了批批踢使用者的範圍。而且,如先前Internet Subcultures and Oppositional Politics之中對於BBS的介紹,要使用BBS有一定的技術門檻;使用者在瀏覽BBS時,不能使用滑鼠而只能用鍵盤,還必須練習一段時間,才能夠下一些簡單的指令。如此一來,使用PPT的人被限制為對於電腦熟悉的年輕世代。事實上,瀏覽批批踢的年齡層大約是18歲到40歲,而最活躍的一群使用者大概是20到30歲。如果依照登入批批踢人數來參考,最高同時會有14萬人以上在線上。 接著,必須要探討批踢踢使用者關心的議題,也就是說批踢踢的使用者試圖對抗什麼?以及他們想要解決什麼問題?如果依照Cohen的觀點,身為次文化的批批踢文化,他所要處理的議題即是跟上一代所造成的問題有關,而某部份的批踢踢文化也真的跟此類型問題有關係。比如說,在批批踢,同性戀、女性主義等性別議題,一直是個重要的討論主題;而性別議題,在十到二十年前的台灣家庭裡,一直是個禁忌。 不過,我們必須注意,Cohen與Hebdige的言論與觀念是在網路尚不發達的年代,也因此他們的理論並沒有考慮到網路的特性,而對於現在的網路文化有些地方有所缺失,比如說網路的「即時性」與「無疆界性」。這就是為什麼在Internet Subcultures and Oppositional Politics中,會說:"Internet subcultures have taken up the questions of local and global politics and attempting to construct answers both locally and globally as a response."(5)。 由於網路的即時性,批批踢使用者所想要對抗且解決的問題,不一定是關於上一代的關係,也有可能針對當下發生的問題,例如台灣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死刑議題。由於無疆界性,雖然台灣跟格達費政權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批踢踢使用者也會針對此議題來發表意見。另外,無疆界性,其實也暗指網路個體使用者的多樣化;比如說,在批踢踢站上,大家所關注的議題並非是單一的,而是非常多元化的。在批踢踢上,你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看板,所以使用者可以討論棒球、籃球,或者不同國家的影劇文化等等,而這些使用者都同時使用批踢踢這個網路媒介,他們討論的不同議題也同時存在於批踢踢上。 所以針對批踢踢此類型的網路次文化,我們必須補充Cohen與Hebdige的論點;網路的次文化雖然承襲著一貫的次文化精神--對抗而且強調自我個性的精神。但是其所針對的對象,並不再只是代與代之間,其所處理的問題更包含了「即時性」與「無疆界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